正在加载图片...

作家孙陵曾言:沈从文在爱情上不是专一的人
2015-01-21 11:44:42   来源:北方新报   点击:

1928年,沈从文经徐志摩介绍,进上海中国公学主讲大学部一年级现代文学。在听课的学生中,有一位刚从预科升入大学部一年级的女生,名叫张兆和,时年十八,面目秀丽,身材窈窕,性格平和文静,学生公认她为校花。



沈从文和妻子张兆和
  两个“极端顽固”的灵魂
 
  1928年,沈从文经徐志摩介绍,进上海中国公学主讲大学部一年级现代文学。在听课的学生中,有一位刚从预科升入大学部一年级的女生,名叫张兆和,时年十八,面目秀丽,身材窈窕,性格平和文静,学生公认她为校花。张兆和的美貌和沉静,强烈地摇动着沈从文,令他目眩神迷。然而口齿木讷的他,总是“爱在心里口难开”,于是他只得用他那支笔,给张兆和写起情书来了,而且一发不可收。可是张兆和收到情书时,谨守教养的她,却紧张得有点不知所措,最后她听任一封封情书而置之不理。但这下却把沈从文急坏了,他烦躁不安,不知如何是好,此事很快在校园传开。张兆和的几位女友劝她说:“你赶紧给校长讲清楚,不然沈从文自杀了,要你负责。”张兆和也紧张起来,她带着一摞情书,急忙找到校长胡适,怯怯地说:“你看沈先生,一个老师,他给我写信……我现在正念书,不是谈这事的时候。”她希望得到胡适的支持,出面阻止这事的进一步发展。没想到胡适却微笑着对她说:“这也好嘛!他的文章写得蛮好,可以通通信嘛。”此时,张兆和不免有些尴尬,言不及义地与胡适谈了一会儿就告辞了。
 
  自此以后,张兆和只好抱定你写你的,与我何干的态度。而早已知情的胡适,在给沈从文的信中只好无奈地叹道:“这个女子不能了解你,更不能了解你的爱,你错用情了。”然而沈从文却凭着他那乡下人特有的韧劲,在长达三年零九个月的时间里锲而不舍地追求他的爱,他相信,“她现在不感到生活的痛苦,也许将来她会要我,我愿意等她,等她老了,到三十岁。”两个“极端顽固”的灵魂,终于结出完美的爱情果实。1933年夏,沈从文辞去青岛大学教职,与张兆和、九妹沈岳萌一起到了北京,这时他俩的爱情之果,也到了成熟的阶段。9月9日,他们在北京中央公园水榭宣布结婚,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半路杀出个高青子
 
  早在金介甫写《沈从文传》时,就认为沈从文的散文《水云》是写他婚外恋情的作品。只是该文写得扑朔迷离,甚难穷尽原旨。金介甫的推断没错,这个外遇的对象是后来出过集子的女作家高韵秀,笔名高青子。沈、高两人具体认识的时间难以确认,学者刘洪涛认为应该在1933年8月以后,最迟不会晚于1935年8月。据沈从文《水云》文中观之,高青子是熊希龄的家庭教师,沈从文有事去熊希龄在香山的别墅,主人不在,迎客的是高青子,双方交谈,都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一个月后,他们又一次相见,高青子身着“绿地小黄花绸子夹衫,衣角袖口缘了一点紫”,沈从文发现高青子是看过他的小说的,她的装束就是模仿他小说《第四》里的女主人公的装扮。当沈从文把这点秘密看破,而高青子亦察觉自己的秘密被看破时,双方略有尴尬和不安,但随即有所会心,他们开始交往了。由此可知高青子是个慧心的文艺少女,据笔者访问高龄95岁的同时代女诗人徐芳,她表示高青子是福建人,当时只是高中毕业,但对于文艺颇为喜好,后来她的写作与沈从文的鼓励和提拔有极大的关系。
 
  高青子发表于1935年末的《国闻周报》第13卷4期的小说《紫》,与沈从文当时的处境是符合的。故事从主人公的八妹角度观之,叙述主人公与两个女子之间的感情纠葛,在已有未婚妻珊的情况下,又“偶然”遇到并爱上穿紫衣、有着“西班牙风”的美丽女子——璇青(沈从文常用笔名“璇若”,“璇青”的灵感来自“璇若”+高青子),于是主人公在两个女子之间徘徊,激情与克制、逃避与牵挂,营造出矛盾又凄美的心灵风景。故事的八妹,实际上就是沈从文的九妹——沈岳萌。沈从文后来在《水云》中曾提到帮这个“偶然”修改过文字,应该就是高青子的《紫》这一篇,而且《紫》又是在沈从文主编的《国闻周报》上发表的。高青子后来还有一篇《灰》,也是发表在《国闻周报》。另外《毕业与就业》则是发表在同为沈从文主编的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102期(1936年3月1日);《黄》则发表于《大公报·文艺副刊》202期(1936年8月23日),都和沈从文有极大的关系。
    相关热词搜索:沈从文

上一篇:民国才女遭误读:张爱玲已成“情感导师段子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百科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