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吃饭》选摘
2013-07-26 11:10:10   来源:东方早报   点击:

没有想到,我到了美国在华文周刊刚刚工作了两个星期,凯蒂就设法找到了我,她在电话里笑道:“怎么样,很吃惊吧,我一下子就找到你了!你现在是出大风头了,我在纽约的电视里都看到你了呢。”

  《吃饭》选摘

《吃饭》(简体字版)

  没有想到,我到了美国在华文周刊刚刚工作了两个星期,凯蒂就设法找到了我,她在电话里笑道:“怎么样,很吃惊吧,我一下子就找到你了!你现在是出大风头了,我在纽约的电视里都看到你了呢。”

  “怎么会?我虽然在周刊工作,但那是地方小周刊,和电视台没有关系啊!”

  “和你的工作无关,和吃东西有关。”

  原来这天是我第一次领工资,虽然钱不多,但毕竟是我辛苦了两个星期的报酬,我很高兴。下班的时候,女老板带我到对面的银行帮我把支票兑换成现金,又告诉我联邦街上有一家超市的东西又全家又新鲜,就是要自备购物袋。

  “我去看看吧。”说着,就在家得宝公司的门口,扯了一卷免费的塑料绳子,然后搭乘公共汽车前往那家便宜货超市。

  虽然在丹佛来来去去只有两个星期,可是此时此刻我已经误打误撞变成了“老丹佛”了,特别是每天都要经过的联邦大街和市中心,对我来说,简直熟悉得就好像是上海的淮海路一样。当我找到那家便宜货超市的时候,门口正在举办促销,一长排敞口的冰箱里放满了一只只小母鸡。这种鸡还没有两个拳头大,但是烤出来比白腊克鸡好吃多了呢。只是这种鸡比较贵一点,通常和大鸡一样价钱,两美金一只。而今天的促销价是买一送一,不过一次要买足二十只。我仔细查看了包装纸上的日期,又翻来翻去挑出最大个的,二十只小鸡足有二三十磅呢。

  二十美金可以买到二十只小鸡真是空前便宜,因为便宜也就忘记了重量,挑好了小鸡就去付钱,付了钱才想起来这个超市没有购物袋。还好备有那卷家得宝公司的免费的塑料绳子。于是我找了一个空当儿把绳子打开,又把二十只小鸡一分二,然后一只一只就好像上海小菜场里缚螃蟹一样把它们缚成两串。

  拎起来试了试,有些重,可以说是很重,不去管它了,想到回家为儿子做一道他最喜欢的八珍烤鸡,便一咬牙一手一串拎了起来,上了直达市中心的公共汽车。可是还没有到步行街就发现这里有些异常,今天既不是节假日又不是休息天,市中心为什么这么多人呢?

  我拎着鸡,跳下了公共汽车,已经有些熟识的司机对我说了起:“再见!”我想也没有想就回答了一句:“有吐!”吐出来以后才发现不对,这个“有吐”不是什么时候都适用的,“再见”后面就不可以用“有吐”!但是已经吐出去收不回来了,好在公共汽车的司机知道我是一个新移民,不会在意的。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一天三K党在这里集会,想像当中的三K党都是面目狰狞恐怖的样子,不然的话怎么一定要用一只三角形的帽子把整个的脑袋包起来呢?但事实上三K党公开横行的日子已经成为历史,在美国只有一部分州允许他们的存在。我始终没有弄清楚科州是否允许三K党存在,只相信他们的集会申请得到了批准,不然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警察保护他们呢?

  要动用警察保护他们,是因为反对者的声势巨大,当三K党途经步行街的时候,那些污秽的垃圾就会从四面八方飞过来。我以为这个时候他们的三角帽只用来保护他们的脑袋。按照我的性格是最好挤到最前面看热闹,无奈手里拎着两大串小鸡,只能十分困难地挤在满是反对者的人行道上行进。

  正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在三K党的最后是压阵的警察,警察们排着横队,背着身体向后退。在三K党和警察的当中有个五六米的空当儿,于是我灵机一动就钻到空当儿里去了。这里既没有人挤到我,也没有垃圾飞过来,我以为是最安全的了。只是没有想到电视台的摄像头对准了我,这也就是凯蒂在纽约的电视里看到我的缘由。

  这个镜头虽然播放了不到一分钟,但也是相当奇怪了:一个东方女人手里拎着两大串“泰森”小鸡,雄赳赳气昂昂地跟在三K党集会队伍的后面,不要被误认为是泰森的广告才好呢。

  “哈哈哈……”凯蒂在电话的那一头大笑。

  (注:此文选自《吃饭》之《漏馅的饺子》)

    相关热词搜索:三K党 丹佛

上一篇:端午粽子:从祭品到礼品
下一篇:杨绛《忆孩时》文摘

分享到:  
百科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