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莫让青春负了文学
2013-11-07 10:23:34   来源:西安晚报   点击:

1774年,莱比锡书籍展览会上,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一炮走红,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席卷了欧洲的图书市场,成为家喻户晓的畅销书,后来更是登上了文学经典的殿堂。那一年,作者约翰·沃尔夫冈·歌德只有25岁。

  1774年,莱比锡书籍展览会上,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一炮走红,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席卷了欧洲的图书市场,成为家喻户晓的畅销书,后来更是登上了文学经典的殿堂。那一年,作者约翰·沃尔夫冈·歌德只有25岁。

  少年歌德与少年维特并不是文学史上的个例。莎士比亚写《罗密欧与朱丽叶》时30岁,讲的是贵族青年男女的恋爱悲喜;塞林格写《麦田里的守望者》时不满30岁,讲美国颓废一代青年的苦闷;郭沫若出版《女神》时不满30岁,写中国革命一代青年的躁动;沈从文31岁写出《边城》,讲偏远山城中少男少女单纯的恋情。青春或者爱情,从来不是写作的天敌,反倒是生长文学经典的一方沃土,而青年作家则是这方沃土上最具天赋的耕耘者。年龄赋予他们独特的感受力和细腻的情感,赋予他们“大人们”早已失去的偏狭却纯净的眼神,他们身上流淌的躁动、苦闷、迷茫、痴情与这方土地气息相投。

  青春无罪,青春或者爱情并非是劣等的文学题材,倒是今天的青春文学作家们需要自问:是否为市场的风气所左右?是否为肤浅的冲动所裹挟?是否坚持了对文字的推敲斟酌?是否真的让写作潜入自己的灵魂?青年作家们缺乏漫长岁月的人生阅历,也没有当代史壮阔波澜的素材滋养,在匆忙而浮躁的当代社会,唯一稳固的写作资源,往往只在自身。歌德笔下的维特就是歌德自己,他将自己两段铭心刻骨的痴恋伤口撕开,颤抖着用一腔热血浇灌出文学之花,打动了众多“青春着”及“青春过”的读者;而我们今天向自身追索的年轻作家们,又有多少体验过夜深人静的夜晚、将解剖刀伸向自己的惊恐而兴奋的战栗?如果没有这样的自觉,且不说青春文学,即便日后有了充足的阅历与素材储备,只怕也很难有所建树;而真挚诚恳、触及作家灵魂的写作,不仅是对自己的发掘,更必然地与现实勾连,进而通向更加宏伟深邃的创作天地。

  青春写作并非天生劣等,若要青春不负文学,中国青春文学的作家们,需要的是更“聚精会神”,再多一点激情,多一点勇气,多一点自信,多一点书写的理想与野心。年龄不是限制,题材不是问题,文学成功的奥秘,只在作者的一双眼、一支笔、一颗心。

    相关热词搜索:青春 文学 创作

上一篇:网络文学,不妨少点商业味
下一篇:文坛边缘处风景独好

分享到:  
百科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