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河北作协副主席陈超离世 曾深受抑郁症困扰
2014-11-03 10:49:38   来源:燕赵晚报   点击:

10月31日凌晨,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超不幸离世,享年57岁。连日来,社会各界沉痛缅怀诗人、作家、评论家陈超。前来送别老友的铁凝称,陈超的离世是中国文坛的巨大损失。

河北作协副主席陈超离世 曾深受抑郁症困扰
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诗人,一同朗诵陈超的诗

河北作协副主席陈超离世 曾深受抑郁症困扰
陈超的生前好友、同事及他的学生前来送别。

河北作协副主席陈超离世 曾深受抑郁症困扰
音容宛在
  “陈超先生,你激情澎湃,用智慧为我们打开诗的漂流瓶;你文思泉涌,以宽厚照亮我们的文学路……安息吧,老师,天堂也有不停旋转的风车,你和李白、海子对酒当歌。”10月31日凌晨,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超不幸离世,享年57岁。连日来,社会各界沉痛缅怀诗人、作家、评论家陈超。前来送别老友的铁凝称,陈超的离世是中国文坛的巨大损失。
 
  事件
 
  “中国诗歌界开宗立派的学术领袖”陈超离世
 
  10月31日凌晨,河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超不幸离世。陈超,祖籍河北鹿泉,1958年10月27日生于太原。1982年毕业于河北师大中文系并留校任教。生前为河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导,兼任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我的好朋友陈超,急匆匆地走了,让我们震惊、悲恸、感叹,不敢接受这个现实。”河北诗人大解撰文说:作为诗人和理论家的陈超,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文化遗产和精神遗产。记得诗人姚振涵说过,有陈超在,任何路过河北的诗人,都不敢昂头走路。这虽是一句玩笑话,但却道出了陈超在全国诗坛的位置和影响力。陈超从1980年代的《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开始,就一直跟随当代诗歌创作的前锋,为新诗探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随后,他的诗学论著《生命诗学论稿》问世,确立了自己的学术立场和激情饱满的写作姿态。这种立场在后来的著作《打开诗的漂流瓶》、《当代外国诗歌佳作导读》以及诗集《热爱,是的》中体现得更加充分,并在《中国先锋诗歌论》中达到完善和加深,成为中国诗歌界开宗立派的学术领袖。陈超凭借自己卓越的创作成就先后获得了庄重文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重要奖项。
 
  痛悼
 
  铁凝赶来送别 称是“中国文坛巨大损失”
 
  10月31日傍晚,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专程从北京赶到石家庄,到河北师大文科楼为陈超送别。
 
  根据陈超先生家人和他任教的河北师大相关人士的商议,10月31日中午起在河北师大文科楼四楼设立陈超先生的哀思堂。哀思堂东墙上,陈超先生巨幅黑白照片被菊花与百合围绕,照片中的他坐在椅子上,表情是人们熟悉的沉静笑颜,哀思堂南北两侧摆放着陈超的著作。
 
  一走进哀思堂看到这幅照片,铁凝就红了眼圈,工作人员将她带来的鲜花放到桌子右侧,铁凝随后上前用双手整理好飘带,只见飘带上写有:“痛悼陈超——挚友铁凝”。铁凝面朝照片连鞠了三个躬,起身看着照片默默流泪,十几秒后她一度试图开口却哽咽了,最终她抽噎着说:“我从北京赶回来为你送别。”随后她还代表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再次鞠了三个躬。走出哀思堂,铁凝向河北师大负责人表示,“陈超的离去是中国文坛的巨大损失,陈超是个很宽厚、实在的人。我跟他们家是三十多年的老朋友。”她还当场询问:“我们中国作协能做什么?”并表示能解决的一定尽力,之后她又赶往陈超家中探望。记者从铁凝秘书那里获悉,铁凝10月31日中午获悉陈超辞世的消息后,当即决定以私人身份赶回石家庄为老友送别。
 
  全国各地诗人作家前来为陈超送行
 
  陈超先生的不幸离世,在学界、文坛引起了震动,各界人士纷纷在网上哀悼。80岁高龄的北京大学教授谢冕对本报记者说:“陈超的去世,令我非常难过,在我心目中陈超是年轻才俊,他的思维非常活跃,对批评的把握非常中肯,在诗歌理论、评论方面的贡献非常大,无疑是当代诗歌繁荣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他的去世是我们重大的损失。我会永远怀念他。”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臧棣发微博说:“陈超,一个真正懂当代诗,又宽厚善待诗人的批评家。当代诗受益于他的智慧,敏锐,精准,宽厚,而对他的回报却如此之少。想来不免悲痛至极。”
 
  这几天,商震、唐晓渡、霍俊明、耿占春、蓝蓝、程小蓓、朵渔、汪剑钊、叶匡政等数百名作家、诗人,从全国各地赶来,为陈超送行。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汪剑钊告诉本报记者:“早年,我读到《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便叹服于陈超兄敏锐的艺术感受力,独特的理解角度和文字表述上的创造性。及至与他相识,更是被其低调、谦逊的为人所吸引,认为可成为终生的挚友。斯人已逝,惟愿他能一路走好,在天堂觅得他孜孜以求的诗与真!”
 
  “诗人海子去世后,被人传诵和纪念,经历了很长的过程,渐渐成为传奇;而陈超先生不幸离世,立刻在文坛引起巨大震动,其未来对文学的影响或许比海子还深远。陈超先生的诗稿、文论、事迹,亟待人们去挖掘、整理、研究。” 石家庄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教师袁增欣说。
 
  昨日10时,河北省作家协会作家、河北师范大学师生、文艺界人士、全国各地的诗人上千人来到石家庄殡仪馆,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为陈超先生送行。悼词曰:“深秋风寒兮诗人远行,太行山高兮河水清清。此行路远兮道阻且长,诗人安息兮诗魂永恒。”陈超教授,一路走好!
 
  倡议
 
  发起捐助陈超遗属活动
 
  陈超去世后,诗人郁葱在微博上发出“河北省作家协会诗歌艺术委员会关于为诗人陈超遗属爱心捐款的倡议”。倡议称“陈超先生不幸辞世,诗界哀痛。先生身后留下患病独子和年迈母亲。为了表达我们对陈超先生的怀念之情,为了对陈超残缺的家庭尽我们的绵薄之力,特发出倡议:请作家、诗人和各界人士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为陈超后人及其家庭捐款。捐款请汇入民生银行石家庄槐南路支行,卡号6216911001488167,户名刘小放。”
 
  讲述
 
  学生:
 
  课讲得好 很多人来“蹭”
 
  河北师大文学院2004届毕业生袁增欣说:“陈超先生的文学成就很高,但绝不是古板的老学究,而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他的文学课深受同学们欢迎,每次阶梯教室都坐满了人。至今我还记得,陈超先生朗诵他的诗作《风车》时激情澎湃的样子。让我感觉他就是那个充满理想与风车搏斗的堂吉诃德。从那时起,我一下子爱上了诗歌。毕业后,我在高校教学,后来又去北京师范大学访学研究诗歌,就是因为陈超老师启发了我,使我走上了学术之路,乐此不疲。”
 
  还有一些学生,并非中文系学子,但爱“蹭”陈超的文学课。“我是医科大学学生,酷爱诗歌,就来旁听陈超老师的课,一开始跟做贼一样,后来发现蹭课的人很多,还有很多市民。我的胆子就大了,开始参与课堂讨论,还拿出作品请陈超老师指教,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为我逐字逐句修改。”市民侯女士说:“正是在陈超的指点下,我的诗歌从稚嫩逐渐成熟,发表了很多。”
 
  校方:
 
  陈超深受抑郁症困扰
 
  陈超从教三十余年,桃李满天下,他的弟子既有学界带头人,又有文坛大家,他们与陈超的关系是“一日学生,毕生挚友”。大家回想起学生时代,无不谈到令人激情燃烧的诗歌。“青春岁月,有诗歌相伴,真好。懵懂年代,有陈超先生,真好。”
 
  对于陈超的不幸去世,河北师范大学校方表示非常难过和惋惜,并称陈超是该校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他在世的时候为学校做了很多工作和贡献,不管在教学上科研上还是做人方面,都是学校的楷模。令人难过的是,陈超先生这几年深受抑郁症困扰,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即便是这样,他仍饱含激情坚持上课,不让每一位爱他的学生失望。就在陈超老师病发当晚,他还在为研究生、博士生批改作业。
    相关热词搜索:抑郁症 作协

上一篇:杨炼:80年的“诗歌热”发生在“社会冷”的背景上
下一篇:余秀华:我本身是个悲观主义者 不快乐很正常

分享到:  
百科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